someone

free will

若你喜欢怪人,其实我很美。🌹

MAGIC YANG杨梦晶:

我用格纹大小不同的单品搭配在一起,制造整体的层次感,像一般人穿格纹大衣会搭配纯色裤装,未免有些单调,所以可以尝试搭配细格纹的半裙或是九分裤和西装裤(尽量同色系)。


整体色调是黑白,像鞋子和包包我也选择了黑色相呼应;
能体现小心思的是袜子,有点blingbling的亮丝黑白短袜,和鞋子融为一体了(当然我这样穿很多人会觉得冷,可以替换成黑色亮丝连体袜)。


耳环不用金色系,改为银色,为黑白间的中色调,视觉感不会违和咯。

存档灵魂:

一 处 庭 院

 

【阿根廷】博尔赫斯


时近黄昏,
庭院里的两三种色彩失去了分明。

今天晚上,那晶莹的圆月
没有升人属于自己的苍穹。

庭院圈起了一片天空。

那庭院变成为甬道,
将天空导人居室之中。

永恒
沉静地潜伏于密布的繁星。

黑暗笼罩着门廊、葡萄架和蓄水池,
真是乐事啊,得享这份温情。

 

《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》


林之木 译


庭 院


【阿根廷】博尔赫斯


夜幕降临
庭院的两三种色彩渐感疲惫。
满月那伟大的真诚
已不再激动它习以为常的苍穹。

庭院,天空之河。

庭院是斜坡
是天空流人屋舍的通道。

无声无息,
永恒在星辰的岔路口等待。

住在这黑暗的友谊中多好
在门道,葡萄藤与蓄水池之间。


陈东飚 译


庭 院


【阿根廷】博尔赫斯


黄昏降临
让庭院的两三种颜色顿生倦意。

今夜,月亮清丽的光轮
将不会主宰太空。

露台,天国的水道。

沿着露台的斜坡,天空流进这间屋子。

安详地,
永恒守候在星星的十字路口。

多么可爱,生活在
门廊、凉亭和水井的黑色的友善之间。

阿九 译


存档灵魂:

古 老 的 冬 天


【意大利】夸西莫多 


在半明不暗的火光中,
你那纤巧的双手我渴望一见,
它们散发橡木和玫瑰的味儿,
也有死亡的气息。古老的冬天。

鸟儿寻找谷粒,
转眼间披上雪花,
于是就有这样的话:
少许阳光,一个天使的光圈,
还有雾,还有树,
还有我们——清晨空气的产物。

Desire for your fairhands
In the half-light ofthe flame:
I learn of the bayoaks, of the roses;
Of death. Oldwinter.

The birds looked forthe grain
And were suddenly insnow;
Like utterances.
A little sun, ashining angel,
And then the fog;and the trees
And we became air inthe morning.


钱鸿嘉 译


爱情——你想它是一宇宙,其实就一呼啦圈。希望中的希望,幻想中的幻想;失望中的失望,现实中的现实。

存档灵魂:


【俄】阿赫玛托娃




时而化一条小蛇盘成团,
在你的心头施巫术;
时而化一只鸽子,成天间
在乳白的窗口咕咕咕。

时而闪光在眩目的霜里
时而隐现在紫罗兰的梦中……
但它总坚定地悄悄引着你
一步步远离欢乐与安宁。

在思念的小提琴的祈求中
它会如此甜蜜地哭泣,
而在你还不熟识的微笑中
猜出它,又何等使你战果。




飞白  译



存档灵魂:

哀歌——我想到我自己的死亡,我完美的死亡,没有葬礼上的骨灰瓮,没有一滴眼泪。


【阿根廷】博尔赫斯


三幅远古的面容与我同在:
一是与克劳狄交谈的大海,
二是北方,和它残酷的脾性,
日出与日落时的野蛮;
三是死亡,我们给予侵蚀我们的
流逝的时间的另一个名字。

那些过去发生或被梦想的,
来自历史的昨天的世俗的重负
像罪过一样亲自地压迫着我。

我想到骄傲的船只,把
希尔德·西汶的躯体带回大海,
他曾在天底下统治丹麦;
我想到巨狼,它们的缰绳是蛇,
它把死去的美丽的神的纯洁
与苍白借给这燃烧的船;
我还想到海盗,他们的肉体
通过海水——他们冒险的场地——
下的粘液四分五裂;
我想到水手在北方的远航期间
看到的那些陵墓。

我想到我自己的死亡,我完美的死亡,
没有葬礼上的骨灰瓮,没有一滴眼泪。


《无尽的玫瑰》


狗与香水瓶——对他们,永远不能为其推荐精美的香料,因为这会激怒他们,而应向他们拿出精心选择过的垃圾。

存档灵魂:


【法】波德莱尔




“我美丽的狗,我温顺的狗,我可爱的杜杜,过来,吸一下从城里最好的香料商人那里买来的顶极香水。”


狗摆动着尾巴——我认为,在这种可怜的动物身上,这是相当于笑与微笑的表示——它走了过来,好奇地把湿漉漉的鼻子贴近开了盖子的香水瓶;随后,它忽然惊恐地退身,向我狂吠,像是责怪我。


“啊!可怜的狗,要是我给你的是一包粪便,你早就发狂地舔了,也许会吞吃下去。因此,你,我可悲人生的卑微伙伴,你多像那些公众:对他们,永远不能为其推荐精美的香料,因为这会激怒他们,而应向他们拿出精心选择过的垃圾。”




《巴黎的忧郁》



“The world has kissed my soul with its pain, asking for its return 
in songs.”
I ve told myself never give up for many times,but the reality always kissed my soul with its great pain.
Maybe I ll keep daydreaming sometime…with a ruined light heart and still labor for years to make my dream come true💔

why am I always bearing tears in my eyes